本溪老人的日常活动之——“开大会”

每个地区不同年龄段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特有的日常习惯或是活动,今个刚从南开返家,晚上去了奶奶家陪她唠唠嗑,不知怎得就聊到了老头老太太,奶奶说老头老太太都喜欢一堆儿凑在一块儿,老头爱聊国家大事,骂共产党,骂国民党,骂毛主席,能骂的都骂个遍;老太太呢,嘿嘿,就是四处占便宜。再插句题外话,我姑姑的老婆婆自从住进城里,天天最大的乐趣就是跟社区的四个老太太聚在一起唠嗑,也不知道有多少家常可唠,老人家每天早上收拾收拾就去社区找那几个老太太,要是她哪天去的晚,那几个老太太就去她家找她,仿佛她是唠嗑小分队的小队长。回到正题,四处占便宜是个神马节奏呢,我奶奶说的时候我还觉得很奇怪,哪有那么多便宜可占,天上就算掉馅饼,也砸不到走路慢吞吞的老太身上吧。这时候我奶奶就举起了例子,听得我眼泪都笑出来了。她说,家旁边的“金娃”还有东明的“艺术宫”天天都开大会,几百号老头老太太大早上四点多就去了,只要是去听的每人都拿得到6个鸡蛋,or一斤面粉,or一袋挂面,或者一袋酱油之类的,后来奶奶又改口说这是听讲座了,正常人都会很困惑吧,干嘛白送他们这么些东西,虽然只是几块钱的东西。其实,所谓的讲座就是推销保健品的人在向老人家推销产品,老人虽然大都不差那几块钱,却不能容忍自己错过任何小便宜,于是管他开大会讲啥呢,起个大早去占座先把东西拿到手。老人乐呵了,传销的人也乐呵了,上当受骗的人有了。奶奶微微一笑,跟我说起了骗子的推销手段。

第一个先预热一下,说点简单容易上手的,第一天的大会来了100人,到场的每人得8个鸡蛋,第二天大会就有200人了,这时每人得6个鸡蛋,第三天第四天还是每人6个,到了第五天人数已经达到五六百人了,于是真正的保健品推销开始了…奶奶笑呵呵的说她连拿了好几天鸡蛋却没买保健品。

第二个真的让我吃了一惊,就在“金娃”,另一伙骗子开大会,第一天推销蜂蜜之类的保健品,3000大洋卖多少多少盒,吹的天花乱坠,倒也有人买,第二天把3000大洋原数饭给了昨天买了的老头老太,又立刻推销3500大洋的什么蜂王浆,第三天又把3500大洋返给了买主,接着又推销一个稍微少一些的2000大洋的什么东西,老头老太心想前两次都白送了,这回约莫着也白拿呢,都不管卖的是啥,像不要钱似的去抢,然后这伙人再没来过…这回我奶奶也没上当,可能是她不太需要蜂蜜这类的东西。

第三个我也是醉了,还是在罪恶的“金娃”,一个五十来岁的人,那叫一个能讲啊,说自己是做公益的,先拿出来一个银白的镯子,(奶奶还特意拿出来给我看了,还得意地说跟其他老太太看的时候她们可后悔那天错过了)说这是西藏的镯子,哪哪产的,还开过光balabala,最后说都送给大家,人皆有份,下面的人疯了一样拍巴掌;还没完,那人又拿出来一个球形的玉,外加一个底座,说拿它按摩脸能让皮肤细腻,时间久了,它还能在夜里发出蓝色的光,然后说也送给大家,又是一片雷鸣般的掌声~ ;还没完,那人又拿出一口锅,摔在地上一点没坏,跟听众们说这锅好啊,结实耐用,又说也送给大家~(掌声愈加热烈);还没完,那人又拿出一大盒保健品,说里面有灵芝啊,阿胶啊,好东西一大堆,最后说也送给大家(估计巴掌都拍疼了)。大家正高兴着呢,他说,哎呀我这人主要是做公益的,很多孩子们生活很困难需要捐助啊,你们说说,让你们一天捐出两块钱,能不能做到,“能!”,他又说,让你们一年每天捐两块能不能做到,“能!”,奶奶补充了一句,入场的每个人都给了一个红包,那人接着说,能做到就把钱装到红包里。于是在场的带了钱的纷纷慷慨解囊,有装50的,100的,200,300的,完了把红包举起来。这时候那人发话了,红包里没装钱的请离场,每人只得一个镯子,然后我奶奶就拿了镯子走了,因为她没带钱{>_<|},她说估计就是出钱多的人得的东西多…令我费解的是,有不少家远的老两口大早上四点多打车去听大会,来回的路费真的比那点小便宜少么。最不可思议的是,平山小学对面有一处把大会开的像上课一样,我真真是笑出了泪,在那里,每天早上八点入场先交十元钱,人家给你一张卡片,八点第一节课,九点半第二节,十点半第三节,下午两点第四节,三点半第五节,每上一节课在卡片对应位置打个戳,表示你出席了,每节课的出席都有相应的奖励~,第五节课基本上就是推销保健品阶段,不买的话人家就很瞧不起你的样子,也只能拿了东西走人,看看老人家们课表还是蛮满的嘛~ 大家可能会不太理解,为什么前面说的大会早上四五点就开,何必那么早呢,奶奶告诉我是因为那个时候老人家们可以早起,警察却没上班,大会六点半差不多就结束了,警察叔叔还没起床呢,不然抓到了骗子团伙,人家可怎么接着骗,老人们可怎么接着占便宜啊,所以说,一般的骗子和传销人还是不敢光天化日行骗的,像上述个别胆子大的,可能也是打一枪换一地儿。

最后压轴大戏当然是我奶奶“出血”的经历,地点从“金娃”换到了高档的“大连渔港”,那是8人一桌的,仿佛摆婚宴一样的场景,然而尽是白发苍苍,每人手里都发了充气的鼓掌神器,不知是看这东西新鲜还是怎样,“鼓起掌”来像疯了一样。每个人都有吃有喝的听着大会,推销的人每桌都有一个,软磨硬泡,说您不买我就没业绩的,又让别人又拉又劝的,最后还是吃人家嘴软,奶奶买了一盒。还远不止这些,卖奶奶药的那个人居然请奶奶和姑姑去大连玩了三天两夜!!结果,姑姑又买了八九千的保健品…奶奶说都怪我姑。虽然掏了腰包的大有人在,也有持之以恒,积土成山,集腋成裘的,奶奶说有个老太太天天背个小包,到处听大会,赚得盆满钵满的,估计柴米油盐酱醋都不缺了,人家就是勤勤恳恳什么都不买,这年头,这么踏实的人不多了欸~

最后,奶奶也算打个圆场,说挺多人还是需要保健品的,买了也无妨嘛,而且有的人有钱也没地方花:<(顺带提一句,聊着聊着奶奶突然想起来给我零花钱,于是笔者腰包里多了二百~)有几次我笑的奶奶都不好意思了,可能她才这么说。

Tha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