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寻路人-文明与野蛮

再读《生命的寻路人》一书,依然感触颇深,在此记下一些语句和感悟

引子

提到文明与野蛮,不妨看看这二者的定义。

文明,指人类社会发展到较高阶段并具有较高文化的状态。文明包含三要素:哲学——人类思想的荟萃;宗教——人类心灵的寄托;艺术——人类对万物之美的诠释。野蛮则很简单:文明的反义词。那么文化有时什么呢? 作者戴维斯在开篇便指出他对文化的理解:我们透过观察及研究语言,宗教,经济组织,装饰艺术,故事,神话,仪式,信仰,以及许多因环境而生的特质与特征后,认识到每支民族都是独特而不断变化的星群。文化之间应该是互相包容的,然而我们总是因为无知而对陌生的文化充满鄙夷。

如果要求人们将世界上全部的人分为文明和野蛮两个类别,人们会毫无顾忌地将土著人划归为野蛮人,将其他人归为文明人。这种划归方式无可厚非,只因我们对那些没有经历过现代科技洗礼的人的文化并不了解,对他们的印象仅仅停留在穿着草和皮毛做的衣服围着火堆挑草裙舞,我们觉得实在是无趣,但是在他们眼里,这是一种神圣的仪式。

从未走出非洲的古老民族——闪族

目前广受认可的人类起源地是非洲,而很多种族选择了走出非洲,唯一留下来并延续至今的民族便是闪族,闪族人在炙热的沙漠上散居,但是族里的人们只靠着精确而眼睛的知识存活在地球上最恶劣的环境中。存有他们宝贵生存资讯的语言十分复杂,这种语言本身就是语言学上的非凡成就。日常英文只有31个音,而闪语有141个音。

打猎是闪族生活的核心。组队打猎的闪族男性会特别留意风吹草动,叶片的卷曲,树枝断裂的方向等细节都逃不过他们的法眼,他们单从动物的足迹就能辨认动物前进的方向,时间及速率,因此闪族人很难通奸。只有打过猎的男人才算是真正的男人。

语言,秘密行动,精神,应变的天赋让闪族得以存活于卡拉哈里沙漠,他们是人类的祖先,而如今却饱受殖民主义的摧残,闪族人数量锐减,现代人口中的“野蛮人”或许在若干年以后会被认为是灭绝的物种。

寻路人

玻利尼西亚人,他们如同大海之子,居住在玻里尼西亚星罗棋布的岛屿上。他们的船是双身独木舟,船上没有任何现代化航海设备,只有一架收音机,导航员的感官,船员的知识。祭祀导航员图帕伊亚光凭记忆,便能绘制出玻里尼西亚的每个主要岛群,他知道风的秘密,白天如何跟着太阳走,晚上跟着星辰走,没有航海图的帮助,他也能够航行上万公里的海路,且每时每刻都能精确地指出出发地的方向。

要了解古玻里尼西亚人的天赋,必须从他们世界的基本元素着手:风,海浪,云,星辰,太阳,月亮,鸟,鱼,还有水本身。马坞一岁时便被选为祖先智慧的继承者,在婴儿期时就被放在波动的池子里几个小时以感受并掌握大海的韵律;八岁时首次航海因晕船被老师绑在绳索上直至不再晕船;十四岁时他将自己的睾丸绑在船身的绳索上,以更仔细的感受独木舟在水中的律动。这些对于现代人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我们的科学家在忙于将一切预测,推理变得更加严谨和精细时,是否有思考过某些信息可能无法通过0101这样的二进制码来表示?我们的政府在疯狂地追求经济发展之时,是否有思考过这种无休止的竞争到底有何意义,我们在不断进步,却没有一个终点,科技摧毁了多少美丽的故事,月亮是个凹凸不平没有生命的实心球,森林不过是纤维素和木材的专业计量单位…

古柯叶之谜

古柯叶在安第斯民族心目中是神圣的象征,在安第斯山脉享有最崇高的地位。在印加帝国时期,祈求者的嘴里若没有古柯叶,便不能接近任何神庙。20世纪20年代,医生在内华达山脉看到了赤贫,高文盲率,高患病率,认定古柯是万恶之源,将所有弊端全部归罪于古柯,铲除古柯在40年代末竟然成了国际政策。然而70年代中期的研究发现,古柯的植物碱浓度刚好适合口腔黏膜吸收,钙含量高,维生素含量可观,还能够强化身体在高海拔时消化碳水化合物的能力。何其荒谬!现在,古柯叶的香精造就了最受欢迎的“可口可乐”。

“现代人”的入侵

在众多古老的民族中,人们最不缺少的就是对大自然的敬畏,闪族人将打猎看作与野兽共舞的活动,有的民族在捕鱼前有很严肃的仪式,来向自然表明他们捕食的欲望。曾经加拿大的开发案:
在四千多平方公里的煤层开采甲烷,铺设大网络建数千口井,高压注入大量化学药剂以便煤矿释放甲烷,九百多种化学制品,多数是强力致癌物。撇开环境问题,看看这开发案对文化意味着什么,那些从未住在这片土地,跟这个国家毫无关系的人,却拥有合法的权利登堂入室,在文化和地景彻底遭亵渎破坏后翩然离开,而我们却习以为常?大自然是全体人类,全体生物共有的,而如今的社会体系恰恰是建立在以收益和就业的最大化为大方向的基础上的。

说到底,现代人没了信仰,基督徒也好,穆斯林也好,又有哪一个能够做到大爱,人们不是照样为了温饱而奔波劳碌,为了利益可以置环境于不顾。有人会说,我们要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依然是出于自私的目的,怕人们耗尽资源,断了子孙后代的活路,令人害怕的是,人们总是忘记自己掠夺者的身份,站在非现代人类的角度看,到底是谁赋予了任何一个国家攫取大自然资源的权力?

Tha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