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导论笔记-记忆和注意

原创文章,转载请留言,注明出处

每个人对于记忆一定都或多或少有些不解和好奇,我也一样,常常会努力地去回想一件事情,却怎么也不能在脑袋里找到这部分记忆;莫名地觉得当前的场景似曾相识,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过甚至不确定是否发生过…

记忆


记忆的分类

记忆可分为短暂记忆,长期记忆。或许计算机的数据存储方式就是根据人的记忆,计算机的一级缓存,二级缓存好比人的瞬时记忆,储存容量很小,研究表明人的瞬时记忆能力一般为五个区块,上下波动为二,区块的含义好比是数据类型中的int型,或者double型,或者一个数组,它代表的是以不同方式储存的记忆的单元。举个例子,告诉一个人一串数字010110110001110011…,一个不懂二进制的人几乎不可能把它们全部记住,站在他的角度上考虑,每一个0或1是一个区块,也就是说他最多能记住7个数字;但是对一个熟悉二进制数的人来说,0101是一个区块,他只需要记住这四个数所对应的十进制数就可以轻松记住4*7个数字,甚至更多。人们常常抱怨自己瞬时记忆力差,甚至记不住一个电话号码,这往往与个人的记忆方式有关,也就是是你的大脑组织用来组织记忆的区块形式。

那么短暂记忆是如何转化为长期记忆的呢?一般来讲,对短期记忆的多次重复就可以把‘数据’从‘内存’转移到‘硬盘’中,作为一个可以生成记忆的正常人,对此应该没有异议。没有经过强化的短暂记忆很难形成长期记忆,就比如如果我明天才写下这篇博文,那么我会遗漏课程中的很多内容。

记忆的提取

老师们经常会说,‘记忆要建立在理解的基础上’,这并不假。有人做过一个实验,屏幕上有序地出现一些单词,要求第一组被试判断单词中是否有大些字母,要求第二组被试判断单词的发音是否有train的尾音,要求第三组被试判断单词是否能填写到‘The girl put the ____ on the table’这个句子中。之后,让每一组被试回忆出现过的单词,结果表明第三组记住的最多,而第一组最少。原因何在?第三组被试每次都必须理解词义才能判断,因此记忆更有效。思考和理解一样对加深记忆有帮助,思考某件事越深入,时间越长,那么对它的记忆越深。(由此可见,上课听讲的人比期末临时抱佛脚更有用-_-)

一般人都有过努力地回想一件事的时候,很多时候却不能立刻想出来,这的却让人很懊恼(但是当你放弃去回忆它的时候,偏偏某个时候突然它就出现在脑海中了)。努力的过程便是你在大脑中提取记忆的过程。研究表明,提取记忆在一些特定的地点效果会比其他地方好,这便是你想要提取的记忆最初生成的地点,当你的这部分记忆形成的时候,你所在的环境也会不知不觉地被嵌入记忆中,当你再次处在相同的环境中时,记忆形成那一刻的场景得到了还原,这使得提取记忆变得容易很多(所以说,考前复习时最好去你的考场复习吧!)不仅是场景的还原,你记忆形成时你在做什么,处于什么精神状态,甚至手里拿着什么东西,都对提取那刻的记忆有所帮助。另外,很多人都有过记忆幻觉,记忆幻觉就是我在开篇提到的以为曾经见过某些事物或经历过某些事情但这些却没有真实的发生过,有一种解释:这件事情确实发生过或者这件东西你听说过,只不过你的大脑出了一些差错,受到了干扰,以至于你的当下形成的记忆还没来得及盖上一个时间戳被就存放在大脑中了,让你误以为这部分记忆是在很久以前的某时形成的,但是实际上它刚刚形成。经常出现记忆幻觉的人很可能是大脑的颞叶或额叶受损。

遗忘


遗忘是一个不受欢迎却又不可避免的现象。即使是长期记忆,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模糊。

幼年记忆缺失

教授在课上问学生们:你们幼年最早的记忆是几岁?虽然我看不到学生举手的情况,但是不得不佩服有人居然可以记起一岁的事情(不愧是耶鲁大学的)。我曾经努力地回忆幼年的事情,但很遗憾我找不到最早的记忆,只能说大概在五六岁左右吧。一般人应该对自己两三岁时的事情完全没有印象,但是从某个时间点开始,记忆如阶跃信号般多了起来,按照常理,幼年时距离现在时间虽然长,但是只会意味着记忆的量比较少,并不能完全消失。有种比较合理的解释是:语言是元凶。两三岁的孩子还没有形成完整的语言体系,不懂语言的幼儿的大脑中记忆的储存及组织方式与语言体系完善的儿童的储存方式是完全不同的,可以说二者几乎是不兼容的,因此当我们学会了语言后,那些在非语言期形成的记忆已经无法被按照现在的方式提取,于是我们对幼时的记忆几乎为0(那些声称记得自己一两岁时的事情很可能是把父母告诉过他们儿时发生的事情,以至于他们误以为是自己的记忆)。

记忆灌输-催眠可以唤起记忆吗?

这个问题更确切的表达应该是:催眠能够唤起正确的记忆吗?

答案尚未统一,不过更多心理学家更倾向于‘否’的答案。在许多影视作品中,催眠有着神奇的功效,一旦人被催眠,就能回忆起所有被问到的细节,实际上不然。在真正的催眠中,被催眠者只会表现出对催眠者的高度配合(比较听话)。

在解释这个问题的回答之前,有必要对记忆灌输进行介绍。顾名思义,记忆灌输就是将原本没有发生过的事情的记忆或错误的记忆灌输给一个人,一般人会觉得很不可思议,毕竟事情发生与否我们在主观上有着绝对控制权的。但事实并非如此,心理学家曾经做过一次实验,将被试分为两组,给他们看一段相同的两辆车相撞的视频,然后问第一组被试:‘这两辆车撞击的时候车窗是否破碎?’,问第二组:‘这两辆车猛撞的时候车窗是否破碎?’。过几个月后,分别询问他们视频中的车相撞时的时速,结果显示第二组被试回答的速度值高于第一组。


以下博文是第二天更新的,我自己能够明显感觉到部分内容已经被遗忘了,正因如此,才要早些完成这篇博客。

在上一段提到的实验中,记忆灌输并不是我们对‘灌输’这个词带有强硬色彩的理解,而是一种类似引导的概念。人们总是会不知不觉地受到他人给出的信息的暗示,将这些信息混入自己对于事实的记忆中。因此,在催眠过程中,催眠师对患者往往通过一定程度的引导来让患者回忆起深藏在心底的记忆,然而恰恰是这种引导会对患者进行记忆灌输,使得患者按照催眠师的思路产生了并不存在的记忆,并声称自己确信其正确性。

闪光灯记忆

闪光灯记忆指将记忆以照片的形式的储存在大脑中,通俗地说就是当你看到了一个场景,你的大脑按了一下快门,然后你就把这张照片保存在记忆中了。如果真的能达到这样的记忆力,那么考试前把书翻一遍岂不是全都记住了,然而也许是我脑袋的照相机镜头分辨率太低。所以说,根据个人经验来看,这种记忆方式有点胡扯的意思。


为什么把记忆和注意放在一篇文章里呢?

其实我也不知道,也许是比较押韵…

注意

关于注意,在这里提一个有趣的实验。实验者在某大学门口向过路人问路,给路人一张地图,希望他按照地图给自己指一条去某地的路线,当路人在看地图时,经过了一个拿着梯子的人,刚好从他们二人之间走过,这时,问路人换成了另一个人,路人看好路线抬头告诉他如何到达目的地时,通常并不能发现问路人不是同一个人。但是如果肤色,性别发生变化时,路人容易察觉到前后不是同一人。

仔细想想,有陌生人向你寻求帮助时,你更关心的是他说话的内容以及如何帮助他解决,却不是很注意他的容貌特点,以致于突然换了一个人你都无法发现。也就是说,人的注意是有限的,想认真听讲就不能在一边同时玩手机。

Thank you for every c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