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首页 > 财政金融 > 政策

2021年中,教培机构大撤退

  K12在线教育,在寂静等待中悄悄准备大撤退。

  猿辅导、作业帮、VIPKID、高途等一众头部平台,裁员消息已不胫而走,有業务裁撤比例高达50%。

  “最近一周的需求断崖式下跌。”6月中旬,专做教育条线的猎头王松告诉《21CBR》记者,4月开始,在线教育公司的招聘量变少,一线岗位的需求量下降、要求提高、招聘周期变长,6月后的收紧迹象更加明显。

  “在教学教研方向,猿辅导、作业帮和高途的招聘需求全面停止,只有字节旗下的清北网校还有部分需求。”王松透露。

  资本已风声鹤唳,6月16日至17日两天,在美上市的教育股连续大跌。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称,即将出台的教育培训新规,“将比预期更严格,该行业应该为最坏的情况做准备。”

山雨欲来

  风雨欲来的信号,年初便有了。

  1月,中纪委国家监委点名在线教育乱象,指获客成本高企,行业内耗严重,提出三个问题:企业主体是谁?资本大规模介入引发哪些问题?如何加强监管?

  半年来,多家头部教育机构被处以警告和处罚,涉及虚假宣传、价格欺诈等。

  最近一次集中处罚发生在6月1日,15家校外培训机构顶格罚款3650万元,整治聚焦一线城市和大型机构。

  左右行业兴衰的重点,在于“双减”政策。

  3月起,北京严查教培市场,要求中小学学科类、外语语言能力及与中高考高度相关的学科类培训机构,停止线下培训和集体活动。

  5月21日,《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审议通过,“双减”进入到中国最高决策层的议事事项。

  官方公布的新闻稿,通斥“校内减负、校外增负”现象突出,强调“严禁随意资本化运作,不能让良心的行业变成逐利的产业”。所有人明白,这次要动真格了。

  随后,多个省教育厅表示,“双减”是今年教育督导的头号工程。

  6月15日,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成立,教育部高层出席,要求这一新建的司局“更具人民情怀、更具斗争精神、更具法治思维、更具工作策略”,以“钉钉子”的精神推动“双减”工作落地见效。

  其后,路透社报道称,政府计划的管制措施,包括试行禁止假期补习和限制广告,“预计新规定最早可能在下周公布,并于下个月生效”。

  6月17日,一张“中小学生网课”新增为网络犯罪举报类型的图片,火遍全网,这一设置本来源自2020年疫情期间,在当下舆论场被刻意放大。

  早在3月底,一家教育公司负责政府事务的高管就听说,即将出台的“双减”政策,形容其为“在线教育行业的原子弹”。

  至少在资本市场,确已产生“核爆”,恐慌已经全面蔓延。

  短短5个月,好未来股价由高点的90.96美元跌至最低20.51美元,新东方从19.97美元探至7.36美元,网易有道腰斩。

  高途的震荡最为惨烈,最高时为149.05美元,最新的收盘价仅为12.56美元,蒸发的市值超过2200亿元人民币。

招聘骤停

  教育公司的主动收紧,至少在3个月前即有端倪。

  拉勾招聘数据研究院显示,在线教育的职位发布指数、职位投递指数,4月开始小幅下降,5月出现暴跌,供需两端快速降温。

  在线教育人才(1年内拥有在线教育从业经验)求职状态,今年处于“已离职,可快速到岗”的用户比例高达98.1%,比去年同期增长24.9%。

  过去一年,教培行业一直招兵买马,2020/21财年,好未来扩张了25643人,规模较小的网易有道,绝对数量只增加了3250人,增幅确有191%。

  2017年,高途课堂成立时,只是7人小团队,3年后已发展成为13000人的大组织,2020年增加了16135人,并在9月官宣面向高校应届毕业生们开放多达1万个岗位。

  猿辅导一份“星火计划管培生2021春季校招”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10月,单是成都分公司,即拥有超过2000人,其为应届生开出的月薪为7000-10000元,全年 13 薪。

  福利则包括:入职即配备一台电脑,一部手机,一个iPad-pro及iPencil4;每月饭补500元(入职即享)+每月综合补贴600元(签订劳动合同即享);年会每人发放2000元京东购物卡,将投入200万元到年会抽奖环节(第一名1万元梦想基金)。

  扩张骤停,波及大量应届毕业生。

  今年夏天毕业的姚政,4月底面试杭州高途数学老师一职并拿到offer,6月初接到HR通知,公司公章外借,三方协议暂无法盖章,何时盖章、能否邮寄的追问,对方均未回应。第三天HR打电话告知,当天为盖章三方的最后一天,不来视为放弃,姚政知道,“去不了了”。

  姚政告诉《21CBR》记者,为等待高途入职,他放弃了两个offer,原本对接的高途HR也于6月初离职,对方私下给出劝告,“手上要是有其他offer,考虑好再来,公司内部有调整,尽量看看其他工作机会”。

  他现准备找其他工作或兼职过渡一下,备战考研。

  张灿灿是作业帮成都分公司的前辅导老师,她告诉《21CBR》记者,公司不会主动裁员,但希望员工自行离职,为的是省下一笔赔偿金。

  腰部企业也开始跟上来。

  在线教育职位发布指数

  在线教育职位投递指数

  核心主业为大语文的某教培机构,日前裁撤部分晚8点以后的业务线,相关员工或内部转岗,或拿赔偿走人,内部会议上提到,未来会尝试扩科等办法求发展。

  内部员工告诉《21CBR》记者,有高层判断,“双减”整改的细则会在6月底7月初出台,“到那时,大的裁员风暴也许会真正来临”。

或停或转

  教培机构没有避风港,开始收缩战线,或另寻出路。

  头部K12玩家,多将业务线延展到低幼年齡段,猿辅导有斑马AI课,作业帮有鸭鸭启蒙、高途有小早启蒙。

  由于超前超纲培训屡禁不止,低幼龄阶段的课外教培是此轮监管重点,尤其6月起施行的《未成年人保护法》给出规定,“幼儿园、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龄前未成年人进行小学课程教育”。

  高途CEO陈向东在内部会议上说,直到《未成年人保护法》的新一轮宣贯,才猛然醒悟,“原来我们今天做的事,是法律层面禁止的事。”

  5月底,高途砍掉旗下专注3-8岁少儿的小早启蒙业务,裁撤规模涉及超1000名员工,高途为小早项目的成员提供了“活水计划”,没有找到合适岗位的,则不得不离开。

  一众主打低幼启蒙线的品牌则纷纷改名,调整路线。

  4月,“斑马AI课”升级为“斑马”,不仅有全面的科目学习,拓展绘本馆等阅读内容,且准备上线写字、音乐等更多素质类科目。

  5月底,瑞思教育宣布品牌升级,在英语板块外,增加了然点科学馆、瑞思研学、瑞思海芽成长空间等素质教育类业务。

  就K12主业而言,眼下头部公司未有大的动静,只是拓展新获客渠道,加紧了解进校业务、短视频直播卖课等模式,应对一切可能。有消息称,K12培训或将不允许投放广告。

  静待“双减”细则的过程中,流言不绝于耳。

  6月18日,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就一网传信息辟谣,辩称不知道任何消息,附上感叹“人生已经不易,为什么还要背后捅刀”。

  离职后,张灿灿丝毫不怀念这个行当,辅导老师就是每天拨打电话,轰炸家长买课,“有严格的电话数量考核要求,保证时长,还要打够电话数量”;由于人员流动极大,“招聘全是群面,一次几百号人”。

  人声鼎沸已经不再。

  王松告诉《21CBR》记者,公司有位猎头同事,去年单做教学教研岗位,全年业绩就接近200万元,因为每家教育公司每月会提近200个指标。今年需求骤减,不久前,他被调去负责技术条线。

  “我们自始至终很清楚,那样的疯狂总有一天会落幕。”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