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资讯

银行系中荷人寿是否难挽危局?

  近一年来,中荷人寿管理层经历了‘大地震’​‍‌‍​‍‌‍‌‍​‍​‍‌‍​‍‌‍​‍​‍‌‍​‍‌​‍​‍​‍‌‍​‍​‍​‍‌‍‌‍‌‍‌‍​‍‌‍​‍​​‍​‍​‍​‍​‍​‍​‍‌‍​‍‌‍​‍‌‍‌‍‌‍​。董事长总经理双双易人,五大风险责任人均发生变更​‍‌‍​‍‌‍‌‍​‍​‍‌‍​‍‌‍​‍​‍‌‍​‍‌​‍​‍​‍‌‍​‍​‍​‍‌‍‌‍‌‍‌‍​‍‌‍​‍​​‍​‍​‍​‍​‍​‍​‍‌‍​‍‌‍​‍‌‍‌‍‌‍​。

  中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荷人寿)董事长一职尘埃落定​‍‌‍​‍‌‍‌‍​‍​‍‌‍​‍‌‍​‍​‍‌‍​‍‌​‍​‍​‍‌‍​‍​‍​‍‌‍‌‍‌‍‌‍​‍‌‍​‍​​‍​‍​‍​‍​‍​‍​‍‌‍​‍‌‍​‍‌‍‌‍‌‍​。

  7月22日,大连银保监局发布行政许可信息,王健获批担任中荷人寿保险有限公司董事长。而早在今年2月中荷人寿总经理杨勇艇任职资格获批。

  新领导班子组建完毕,但摆在他们面临的难题却不少。

  中荷人寿2020年度报告显示,去年中荷人寿实现净利润570万元,同比2019年的9200万元骤降93.8%。在北京银行入主之后,中荷人寿发力银保渠道,保费收入持续增长的同时手续费及佣金支出不断上升。

董事长总经理均换防,管理层“大地震”

  7月22日,中荷人寿也在官网披露了这一消息。公开信息显示,王健现任北京银行副行长,在加入北京银行前,曾在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分行从事信息技术工作。

  目前,中荷人寿董事长、总经理任职资格均已获批准。今年2月9日,中荷人寿总经理杨勇艇任职资格也得到监管的批复。据悉,杨勇艇曾任中德安联人寿保险公司首席营运官,中国银行上海市分行个人金融部经理,拥有多年的银行金融业工作经验。

  近一年来,中荷人寿管理层经历了“大地震”。董事长总经理双双易人,五大风险责任人均发生变更。

  2020年5月,中荷人寿曾发布公告称,骞丽君女士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长职务(保留董事职务),选举王健先生担任中荷人寿保险有限公司董事长。

  10月16日,中荷人寿官网连发两则重大事件公告,公告显示,由于骞丽君辞任,其代行的董事长职责在新任董事长王健任职资格获批前,暂由公司董事曹卓代行;而由骞丽君原本担任的总经理之位,在新任总经理任职资格获批前,由公司副总经理蓝年绅代行。

  五天后,10月21日,中荷人寿又连发5则变更资金运用风险责任人公告,包括不动产投资管理能力风险责任人、股票投资管理能力风险责任人、股权投资管理能力风险责任人、信托投资业务风险责任人、信用风险管理能力风险责任人。其中,信用风险管理能力风险责任人中的行政责任人变更为曹卓,其目前代行董事长职责。

  自2016年第一任董事长史元卸任起,中荷人寿高层动荡就变得颇为频繁。

  2010年北京银行入主中荷人寿,同年6月原北京银行副董事长史元出任中荷人寿新一任董事长。2016年6月,强新获批接棒史元成为第二任董事长,不过强新仅在该位置上待了不到一年时间。2017年7月,中荷人寿选举罗亚辉接棒强新。但罗亚辉的任职迟迟没有得到监管正式核准批复。

  2019年1月,中荷人寿发布公告表示,公司选举骞丽君为新一任董事长。在这期间,中荷人寿还经历了杜志红、季雨两位代理董事长。

  值得一提的是,自北京银行入住以来,中荷人寿四位董事长皆来自北京银行。目前王建任职资格顺利获批,北京银行派出的董事长就已达五位。

净利润十年来未有起色,去年骤降超九成

  中荷人寿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首批获准成立的中外合资寿险公司,其前身是2002年成立的首创安泰人寿,原始股东是首创集团和荷兰ING集团,双方平分股权。2010年6月,北京银行收购首创集团持有的50%股份,公司正式更名为“中荷人寿”。

  根据2020年报数据显示,中荷人寿共实现保费收入64.91亿元,同比上涨19.5%;同期净利润仅570万元,下滑93.8%。

  事实上,在北京银行加入后,发力银保渠道成为中荷人寿的一大战略。然而中荷人寿10年间保险业务收入虽然稳步增长,但同期净利润却未有明显起色。

  具体来看,中荷人寿2010年至2020年依次实现保险业务收入为11.76亿元、14.81亿元、17.56亿元、21.22亿元、25.17亿元、23.38亿元、28.90亿元、40.21亿元、46.94亿元、54.34亿元、64.91亿元。

  不过在净利润方面,2010年、2011年两年分别亏损0.15亿和1.09亿元。北京银行入主两年后,中荷人寿实现扭亏为盈。2012年至2016年的5年间实现净利润0.12亿元、0.19亿元、0.38亿元、0.32亿元以及1.35亿元;2017年短暂的亏损0.66亿元后,2018年再次扭亏,实现净利润0.74亿元;2019年实现净利润0.92亿元,2020年实现净利润不足0.06亿元。

  作为银行系险企,中荷人寿还存在过度依赖银保销售渠道的情况。根据中荷人寿的年报显示,近年来,中荷人寿手续费及佣金支出不断上升。自2017年起该项支出已经超过4亿元,2019年为 5.27亿元,2020年为5.47亿元。

  “这是一般银行系险企的通病,银保渠道一般为理财型保险产品内生价值较低,在银行股东的支持下保费规模可获得较快增长,但这类产品利润很薄,而险企还要支付相当规模的手续费及佣金。”一位资深保险从业人员向《金融理财》透露。

  与此同时,中荷人寿偿付能力充足率也随之波动,从近五年数据来看,2016年至2020年,中荷人寿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66.00%、178.10%、191.00%、220.26%和195.7%。

  2021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183.08% 较上季度末略有下滑。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183.08%,最新一期风险综合评级A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