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资讯

老板被拘真与企业无关吗?


  6月7日这一天,4家上市公司老板或老总被拘、被查,引发市场极大关注,4只股票也齐齐惨跌。 
  这4家公司是:宏达股份实控人刘沧龙因涉嫌背信运用受托财产罪,6月7日被成都市公安局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同是6月7日,中持股份发布公告称,收到离任董事、总经理邵凯的通知,因涉嫌内幕交易,证监会决定对其立案调查。 
  6月7日晚间,福成股份公告称,公司实控人李福成因涉嫌短线交易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更为恶劣的是,三圣股份实控人潘先文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于2021年6月1日已被重庆市公安局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但直到5天后的6月6日,董事会才发布公告予以披露。 
  可这4家公司异口同声,均说此系老板(老总)个人行为,公司经营一切如常。 
  例如,宏达股份实控人刘沧龙被拘,公司公告却说:“刘沧龙先生不是公司董监高成员,未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云云。事实果真如此吗? 
  是的,早在2017年,宏达股份实控人刘沧龙就辞去了上市公司的一切职务。到了2019年,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宏达集团进行了高层大换血。据宏达官网消息,刘沧龙继续担任宏达集团董事局主席,李卓出任董事局副主席。 
  此前,四川信托曾引发了宏达股份的巨亏。2005年,“宏达系”开始着手重组停业多年的四川信托,2010年正式改组成立,宏达集团持股32.03%,宏达股份持股22.16%,两者合计对四川信托持股超过55%。而今,四川信托出现“暴雷”,200多亿元信托产品逾期,致使宏达股份对四川信托的股权投资全部清零,2020年巨亏22.46亿元,净资产从22.96亿元猛减至4849万元,每股仅0.03元。要知道宏达股份最高时股价达80多元,如今才2元出头。难道这都是老板的個人行为,“公司经营一切如常”吗? 
  再来看三圣股份。同样,公司在收到实控人被拘的消息后,发布公告称:“潘先文先生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长,且未在公司担任管理职务。目前,公司经营情况正常,治理结构稳定。公司董事会及管理层将确保公司各项经营活动正常进行,继续按照既定战略和经营计划推动公司良性发展。” 
  如上所述,三圣实控人潘先文已于6月1日被采取强制措施,可是其在6月2日还在减持股份,隐瞒5天披露“操纵证券”的行为,显然是为了让减持股票卖个好价钱。统计显示,2020年6月末,潘先文与他妻儿(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上市公司股权63.48%,之后不断减持,近1年时间里他们累计减持超过10%。这期间股价则从8元多跌至4元多。 
  更让人气愤的是,实控人一边不断减持,一边屡教不改不断非法占资,2019年因占用上市公司资金4.49亿元,潘先文被证监会警告并处以90万元罚款。但2020年他继续非法占资1.88亿元,今年一季报显示,占资金额还有8910万元。 
  至于中持股份的所谓“离任总经理邵凯”被查,那邵某请辞才3天而已。邵凯是中持股份的元老,本次任期自2021年3月10日到2024年3月9日止,截至请辞邵凯续任仅3个月。据说离任是出于“个人原因”,什么个人原因?无非是怕牵连到公司,欲盖弥彰罢了。内幕交易的“内幕”难道真的只有总经理一人知道?董事长和实控人一概不知?我们且拭目以待,说不定证监会会查处什么窝案来! 
  近期问题公司不少,一日4起老板(老总)被拘、被查,在笔者看来还可以进一步加大处罚力度。 
  刘沧龙所犯的“涉嫌背信运用受托财产罪”,真的查实,按照目前的法律,也就“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3万元以上30万元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金。”就算情节特别严重,也就50万元罚金,要知道被骗者损失的是200多亿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