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首页 > 财政金融 > 趋势

股市楼市震颤背后,中国货币政策如何稳健转向?

全球货币超发不断助推全球债务规模增长。在全球货币泛滥之下,中国货币政策走出自己的道路,维持了正常的利率水平,但杠杆率同样在持续走高。中国经济要行稳致远,货币政策就不能急转弯。对股市楼市的亢奋情绪保持足够的警惕,是实体经济提质增效的重要基础。 
  目前经济虽然复苏但不确定性很大,所以可以保值的必定是金融房地产,如果限制金融房地产(所谓稳定市场的政策手段),溢出的资金一定水漫消费市场,物价上涨成为必然,最可行的方法是冒一定的风险通过信用体系大力扶持中小微企业,增加就业岗位,更加开放市场,从而保持企业的活力,让资金正常传输到我们这些普通人手里,这才是稳定的基础。

都怪互联网存款下架吗?中小银行博弈流动性风险

  高风险银行通过互联网平台吸收存款,饮鸩止渴,流动性隐患突出。这些高风险银行用貌似稳定的不稳定资金来源维持其高风险资产运营,进一步加剧自身风险。但是银行业务发展本身就会导致流动性问题,所以银行发展的本质是在业务发展与流动性之间寻找平衡。流动性风险消灭不了,要使业务发展和流动性风险相匹配。与此同时,中小银行发展也需要更好的环境,希望能够有吧。 
  (行者)

都要分羹消费金融回流,部分银行却错失风口

  中小银行是服务中小微企业的“主力军”,相较大行来说,资本实力较弱,近来又遭遇资产端、负债端双重挤压,生存空间有限。而这会进一步影响其信贷投放能力,服务实体经济最终可能会“心有余而力不足”。另一方面,地方小型银行就应该扎根本地本区域,深耕本地业务,才有发展出路,整天只想做大做强,又不具备条件和控制风险的能力,只靠走歪门邪道,就不会有出路和前途。 
  (james_007)

房贷新规冲击波:银行一日放完全月額度,居民杠杆率遭拦截

  过去限制房地产融资的政策力度大都相对较为温和,房地产企业总能找到其他的方式绕开监管政策,总体融资受到的影响较小。实行房地产贷款集中管理制度之后,预计银行新增贷款的结构将迎来重大调整。居民部门杠杆率上升的速度可能会下来,杠杆的结构可能也会得到优化。 
  个人觉得应该以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四年的平均年度放出贷款作为上限,也就是不允许房贷有上升空间,甚至2%-3%的幅度进行年度下调,目标是占比总贷款20%左右,现在房地产比重还是太大了。当然,强势收紧房贷额度,应该针对的是炒房客,而不是上无片瓦的刚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