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首页 > 财政金融 > 政策

集体断电!虚拟货币“挖矿”在国内迎来一波清退风暴

  集体断电!虚拟货币“挖矿”在国内迎来一波清退风暴。

  导火索是6月下旬四川省发文,清理虚拟货币“挖矿”项目。今年5月以来,内蒙古、青海、云南、新疆等地已相继对虚拟货币项目进行清退。

  与清退危机并行,虚拟货币的支付链路也被切断。

  6月21日,人民银行有关部门就虚拟币交易服务问题约谈工行、农行、建行、邮储银行、兴业银行以及支付宝,关闭了大型银行与支付机构为虚拟货币提供金融支付服务的大门。

  支付宝当日发布了禁止服务开展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的声明,表示坚决不开展、不参与任何与虚拟货币相关的业务活动。

  国内虚拟货币行业目前危机四伏。

  作为“挖矿”的主要工具生产商,三大矿机巨头比特大陆、嘉楠科技、亿邦国际迎来至暗时刻。

  两名区块链行业人士告诉《21CBR》记者,为规避风险,比特大陆等矿机霸主很有可能将业务转移海外,“2017年,矿圈也曾遭到一波打击,很多大厂商都选择出海。”

行情重创

  “矿业”遭遇强力打压,炒至1.5万元的显卡价格暴跌最高达32%,矿机的市场行情也深受重创。

  由于大量二手现货涌向市场,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矿机厂商比特大陆宣布,近期现货矿机全球停售。

  一名深圳矿机卖家向《21CBR》透露,近两日,政策监管收紧,比特大陆S19jPRO-100T型号矿机售价由7万元多腰斩至4万元左右,同类型号的二手机器售价也要3万元出头。急转直下的行情令其失望,“(只要能卖出去)什么价格都能接受”。

  记者在比特大陆官网了解到,其矿机产品已处于售罄状态,但2022年一季度的订购通道仍未关闭。

  嘉楠科技、亿邦国际仍有多款矿机产品在售。

  矿机制造商面临来自资本市场的考验。6月22日和23日,嘉楠科技股价跌幅达13.77%,换手率达14.09%,市值蒸发约1.93亿美元。亿邦国际在小幅下挫后再现回暖趋势,6月23日,持续两日大跌超过8%后回涨0.65%。

  “买了矿机的人不可能轻易丢弃,继续转入地下挖矿者应该不少。”有行业律师向《21CBR》记者指出,矿机制造商的规避措施是转移海外,这也是矿机厂商的腾挪之道。

  在币圈,这些设备制造商游走在风险边缘。

  矿机三巨头几年前IPO时,针对公司业务前景一致淡化矿机贩卖的营收能力,更多着眼于AI智能、区块链等技术。有评价称,矿机企业跨界上市,略显尴尬。

  2017年,国内几大头部矿机企业着重发力ASIC芯片的使用场景,以提升企业在资本市场的想象空间。

  比特大陆的招股书中介绍,着重发力广泛适用于消费电子、可穿戴设备、企业联网等诸多产品服务的ASIC芯片。行业人士指出,ASIC芯片在上述应用场景并非主流芯片,几乎专为数字货币矿机而生。

  2019年,嘉楠科技在其招股书中也提到,“由于ASIC可能无法发展成为AI技术和应用的主流解决方案,我们可能无法利用ASIC实现在AI技术和应用市场的增长。”

  亿邦国际则在将自己描述为区块链技术公司,不再是ASIC芯片设计企业。从财报来看,公司尚未在区块链金融业务中获得任何收入。

  即使是占有矿机市场份额高达60%的比特大陆,也因高管在公司发展问题上出现严重分歧而深陷长达一年多的内斗。可见,对于矿机企业,拓展新业务的造血之路很难越过一场由内而外的博弈。

海外求生

  矿机企业再度出海,能否寻得避风港?若整个行业整体“出逃”常态化,意味着什么?

  多方消息源顯示,以中国矿工为首的全球虚拟货币矿工正涌向美国、哈萨克斯坦等海外地区。依靠低廉的电费,这些地区吸引了全球挖矿企业。

  美国德克斯萨州凭借丰富的可再生能源和开放的政策,成为比特币矿工们的新基地。比特大陆、Blockcap、Argo区块链和Great American mining等公司已在该州建站。

  也有发展中国家对虚拟币放开怀抱,比如位于中美洲的萨尔瓦多。萨尔瓦多已经把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以此“打破主流货币在世界货币体系中的操控”。

  “国内对于矿圈的取缔,也是一次把定价权交给国外的过程。”一名区块链从业人士向《21CBR》记者表示。今年以来,矿机企业的海外业务布局密集落地。

  日前,嘉楠科技启动了在哈萨克斯坦的自营挖矿业务,此前,嘉楠科技也在新加坡设立了自营挖矿业务的运营主体。

  嘉楠科技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张楠康表示:“我们相信自营挖矿业务有利于增加公司财务收益,拓展业务范围和客户群,整合行业资源。在比特币下行周期中,可以盘活公司的矿机库存,减少公司经营的波动风险。”

  早些时候,嘉楠科技与北美头部比特币公司Genesis Digital Assets续签10000台矿机订单。此前,双方已签订价值约9363万美元的产品购买协议。

  今年一季度,虚拟币行情火爆,嘉楠科技一季报净收入4.028亿元,同比增长488%。张楠赓提到,公司正在扩张海外业务,未完结总订单14.9万台,预收款1.9亿美元。

  相比之下,亿邦国际则遇到了麻烦。

  亿邦国际99.8%的矿机销售收入来自中国,海外业务量逐步萎缩。其比特币矿机及配件收入也明显下滑,2020年录得803万美元,较2018年3.07亿元下降了73.8%。

  投资人士认为,海外并非投机交易的避风港。

  “尽管海外已经有个别国家或地区提出欢迎虚拟币挖矿业务落地,不过,一旦虚拟币风险可能威胁到当地的稳定,同样会被监管。”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21CBR》记者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