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资讯

网信证券破产重整揭幕

2019年5月,先锋系的网信证券因深陷债务危机被风险监控,辽宁证监局派工作组进驻调查。近期,网信证券向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破产重整的申请,以化解公司风险。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裁定受理了破产重整申请。 
  证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网信证券经过两年的风险监控,目前已稳妥处置债券交易风险、同业风险等,逐步压缩业务规模,客户资金、资产安全完整,员工基本稳定。破产重整是市场经济条件下化解公司风险的常见做法,通过司法程序进行重组整顿,化解网信证券风险,恢复网信证券持续经营能力。证监会积极配合、支持网信证券破产重整工作。网信证券经破产重整后,如符合《证券法》《证券公司监督管理条例》等规定,公司将恢复正常经营。 
  证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强调,破产重整期间网信证券各营业网点照常营业,证券交易不受影响,客户证券买卖、资金转入转出正常进行,客户和相关方合法权益继续得到保障。

净资产为负凸显持续经营风险


  网信证券东窗事发的源头还是债券违约。早在2018年12月底,河南省虞城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申请财产保全,经北京二中院审查准许,将网信证券名下银行存款1.91亿元及其他等值财产冻结。在同一时间的另一起证券交易合同纠纷案中,虞城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亦把网信证券列为被告。 
  至此,网信证券债券违约情况终于露出了冰山一角,并成為大众关注的焦点。而涉案资产的被封加深了公众对网信证券及先锋集团偿债能力的担忧,进一步导致其债券业务大面积违约。 
  2018年2月发行的“网信证券信锋35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虽然早于2019年2月14日就已经到期,却未能按期兑付给投资者,涉及资金约3010万元。根据报道,不仅仅是质押式回购一种债券模式,网信证券甚至连买断、代持等都有违约情况发生。 
  这或许与网信证券采取的代持模式不无关系:通过出借债券自营通道(行业惯例)给第三方团队,第三方团队利用网信证券名义进行同业拆借,且违规放大债券杠杆比例进行债券投资,因其持有债券的债权人违约造成网信证券代持债券发生风险,致使同业拆借资金无法偿还。 
  2016年年报和2017年年报显示,网信证券卖出回购金融资产款的期末余额分别是2000万元、1.4亿元;2018年年报则显示,卖出回购金融资产款的期初余额从1.4亿元骤升至期末余额的228亿元,暴增160多倍。 
  而且,2016年年底债市爆发国海证券“萝卜章”引发的“代持违约事件”之后,监管当局展开债市监管风暴,对代持市场进行了一系列整治,包括机构自身排查、压缩代持业务等,还出台了规范代持漏洞的重磅文件“302号文”,这是近年监管约束债市利益输送的重要规则。监管的强势介入对网信证券无疑是致命一击。 
  本就风雨欲来的网信证券,其较差的业绩表现更是引发监管和市场的不满。 
  根据2017年证券公司经营业绩排名情况,注册资本5亿元的网信证券以6.65亿元的净资产在98家券商中排名倒数第一,2.9亿元营业收入、879万元净利润等多项指标均在全行业垫底。在2018年证监会的证券公司分类结果中,网信证券的评级为CCC,处于风险管理能力水平合格类券商中较低的一档。 
  2018年年报显示,网信证券总资产为215亿元,负债为237.6亿元,其净资本则为-30.55亿元。根据网信证券2020年经审计的年度报告,网信证券资产总额为7.03亿元,负债总额为42.79亿元,净资产为-35.76亿元,由此可见,网信证券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而且,审计机构对年度报告发表了保留意见。 
  网信证券成立于1988年4月,前身为沈阳市国库券流通服务公司,同年更名为沈阳财政证券公司。2015年11月,更名为网信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在2018年证监会的证券公司分类结果中,网信证券的评级仅为CCC级。